督鹏

墙头多如x(xl
话废

蔡居诚。可爱。
我。爱他。
绑回家。结婚。

他是全世界最好的宝贝。

[冬叉]目光



标题是冬叉其实无差tag都打了随便看看不喜欢憋着



他再次醒来,不受控制的暴虐欲望溢出胸腔,下一秒穿白大褂男人的颈椎在他手里咔嚓一声碎裂。

紧跟着他被人摁着后背狠狠掼到地上,后颈和脊椎被人用膝盖顶着,额头磕在地上,耳根传来保险栓被打开的声音。
他能挣开,这点力气还不够他的左手挥上半下,但他没再挣动,熟悉的气息让他平静下来。
他想知道那是谁,于是他向左边转头看向后背,但男人的膝盖仍在那,随着他的动作顶在骨缝上,密密麻麻的刺痛。于是他更用力的转头,剧烈的动作带动了脊背,男人被他弓起的肌肉弄得晃了晃,差点侧着摔下去, 于是他停止了动作。
男人恼火的声音响起:“安静点小熊崽子!”然后用枪柄不轻不重地揍了他的脑袋。
他的嘴角动了动,声带振动发出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的笨重的轰鸣,于是他放弃了,他仍然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脸部肌肉,并且差点咬到舌头,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目前为止所有肢体动作的意义。
走廊里的脚步由远及近,他被人拖到[椅子]上,金属和皮革的带子一一扣好,身体连上各种颜色的线。他仍没有反抗,只是死死盯着那个刚被人从自己背上拉下来正喘着气的男人,他相信着男人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目光,他期待着男人与自己对视,可是没有。
他下意识的观察者男人的一举一动,从自己坐上[椅子]开始,男人就垂下了眼睛,仿佛自己的靴面上长出了一丛玫瑰。男人的右手开始贴向裤线,在接触到布料的一瞬间弹开,仿佛察觉到动作的不妥握了握拳又舒展开,最后把左手从裤兜里移出来和右手一起交缠在胸前,不再动了,仿佛化作一座大理石像。
[椅子]开始运作,他的头被固定住,疼痛让他开始嘶吼并眼前发黑。他渐渐不能再继续思考先前他行为的意义,色彩从他脑海中一点点褪去----本来就没有多少的色彩。于是他开始反抗,左手把[椅子]的扶手捏出了指印,和从前许许多多的指印重叠,表达出一种奇异的和谐感。
他可能是失去了意识,因为当他再次可以稍微思考一下的时候正侧着身蜷在水泥地面上,冰冷的水珠顺着脸颊的棱角滑下汇聚到颈窝里,他还可能被问了问题,因为一个男人正收起了一个文件夹转身要离开。
男人打开了门,在逆光里,他慢慢地爬起来,环顾仅有两人的狭小房间,判定[安全],然后他[继续]打量停驻在门口背对着他的男人的身影。那人迎着光站着,导致从后背看去轮廓以外的地方亮得仿佛要刺瞎人的眼睛,而轮廓以内又模模糊糊不真切。
他眯着眼睛,不知道看了多久,男人仍站在那,也没开过口。在他的视线中,那背影渐渐和上百个背影重合,汇聚成一个。男人转过头,目光仍没有与他的对上。
他的喉结滚动,放松紧抿的唇发出声音,用别扭的英语,他认为他应该说英语:“I know you.”
男人紧锁的眉头打开,仍没看着他的眼睛:“比上次慢了25秒,soldier 。”
他沉默一会儿,吐出期待已久的名字:“Rum。”
男人愉悦地扭扭脖子,甚至都没有纠正他亲近过分的称呼。
他的目光终于和男人的交织在一起,内心奇异的满足感让他觉得自己仿佛期待了很久。
男人关上门坐到房间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他喜欢这把椅子。
他的舌头舔过下唇,又用上门牙咬住,成功的吞下了溢到咽喉处的笑。
他站起来走到男人面前,伸出一只脚靠在椅子腿上,隔开了男人和门。他自认为这个动作不算刻意,但男人笑了出来。
他瘪了瘪嘴,被男人扯着头发吻住。他发挥着本该有的吻技夺回主权,仿佛这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男人在被他松开又咬住的间隙咕哝着骂他是狗,他没有在意,他只知道此时男人的眼睛里正倒映着他的,并且只有他的。
他仍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
但他喜欢这个,喜欢这把椅子,喜欢这个男人。

彩蛋
Ⅰ. Rumlow毫无查觉地带着嘴上的牙印在基地溜达了一天。
Ⅱ. 冬兵又被人用枪柄揍了脑袋结果笑出了声,Peirce以为冬兵傻了吓得有段时间没敢再洗脑。













第一次写彩蛋瞎逼逼
520拯救你们被各种型号的刀扎过的小心脏
标题是冬叉其实无差tag都打了随便看看不喜欢憋着
冬叉牌狗狗软糖大放送(耶
很久以前开的那个脑洞到底什么时候能写呢嘻嘻
祝狗子们节日快乐
祝自己节日快乐

感冒了好难受
说话的时候感觉嗓子发出一种图钉在玻璃板上来回划的声音
鼻腔干疼,水分全给了泪腺
不敢出门不想吃药
想消失

脑坑

昨天被人安利了兰博基尼这对cp
就是精灵王(霍比特人)×邪神(雷神)的拉郎
意外的没什么排斥
然后就一直在脑补:
在Loki和复仇者们打架的时候,寡不敌众,然后丢出一个金灿灿的球,大喊一声,“去吧!精灵王!”


我有病。

[冬叉]The name (一发完)

ooc有
故事背景属于漫威
人物属于他们彼此
bug属于我






Rumlow第一次见到冬兵的时候,眼睛里还有天真。
他初到九头蛇,抛开训练时间,表现得像他这个年纪的大孩子。
Rumlow让脚跟腾空,好越过那些白大褂和守卫,看到冷冻舱里的男人。
他真漂亮。
这是年少的Rumlow最初的想法。
男人半长的棕色卷发散在肩头,睫毛上挂着霜,小幅度的颤抖着。
Rumlow听基地里的老人提过这个男人,他们叫男人冬日战士,资产,武器。
男人没有名字吗?
被他问到的人不屑的撇嘴说:“武器要什么名字?”好像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那是个人啊。
Rumlow没有错过对方提到冬日战士时眼中的恐惧,所以他聪明的没有继续问。
后来他潜进档案室,看到了冬日战士的资料。
噢。他叫James Barnes。
在影像里,有一个小个子金发男人叫他Bucky。
后来Rumlow被守卫发现了,却意外地没什么惩罚,然后这一次,在给冬兵解冻的时候,上面让他也来。
和他相熟的人说,可能要选他去当管理员了,是送命的活计。
Rumlow靠墙站着,脑内思绪乱飞,看着冬兵慢慢睁开眼睛,手心一片汗湿。
Rumlow眨眨眼,再看见的就是一片狼藉,而冬兵正把一个守卫的脑袋钉进墙里。
他看着冬兵向他走来,“Bucky。”他听见自己嘴唇双碰发出气音。
然后Rumlow被掐着脖子举起来,窒息的痛苦和恐惧一起席卷了他,而他却才想起来应该反击应该逃跑。
Rumlow昏了过去。
但他没死,管理员是另一个人。
他感到可惜。


Rumlow第二次见到冬兵的时候,他刚刚做完任务,一身血污狼狈不堪。
小队的人正嘻嘻哈哈勾肩搭背,商量着晚上去寻几个金发妞爽一把。
这几年里Rumlow从最初的大男孩逐渐向男人蜕变,经历几次濒临死亡的境地无疑使他成长的更快。
但看到冬兵,Rumlow却仍像个毛头小子一样紧张地吞口水。
他僵直的站在原地,汗液顺着锁骨隐没入吊带衬衫又滑出来在裤腰上印出一个椭圆形水痕。
Rumlow感觉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冬兵慢慢走近他,夹钢的靴底好像敲击在Rumlow的心口上。
Bucky。
Rumlow呢喃着。
冬兵继续向前走,直到两人鼻尖相对。
Rumlow感觉有一滴汗流进眼睛,但他一点都不敢抬手擦。
冬兵沉默着盯了他一会儿。
然后他们错身而过。


冬兵注意那个男人很久了,从这次他解冻开始,中途重置过两次,他还是记得那个男人,直到现在又要回到冷冻舱。
这段时间冬兵不出任务的时候,常常在想那个男人。他听到过有人喊那个男人Rumlow。
所以男人叫Rumlow。
我可不能忘了。
冬兵靠墙坐着支着膝盖想到。
可我为什么不能忘了?我是资产,资产不应该有想法。
但他就是不愿意忘了那个男人。
所以这事儿冬兵没有和任何人说。
冬兵对现在自己身下冰冷的合金板很熟悉,但却不能给他安心的感觉,他还知道马上就有另一块要合上把他关在里面。
连接着身体的乱七八糟的线,仪器的滴滴声,啰嗦的白大褂杂乱的脚步。
这一切让冬兵烦躁不堪。
他想要见到Rumlow。
冬兵想要看见他。
然后冬兵就真的看见Rumlow的半个脑袋小心翼翼的伸进门里。
Bucky。
冬兵认得那个口型。
男人总喜欢这么叫他,奇怪的名字。
于是他对男人眨了眨眼睛。
在男人惊愕的眼神里,冬兵慢慢陷入了黑暗。


Rumlow刚做完一个长期任务回来,他让 Rollins先带队回去休息,而他需要简单整理一下然后马上作为特战队队长去总结汇报。
Peirce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干得不错,你果然很优秀,Rumlow。”
Rumlow机械地挑挑嘴角。
Peirce也不在意,继续说:“这有个新任务,你看看吧。”说着把一摞文件怼到Rumlow怀里,然后扭头就走了。
Rumlow气得差点拎过守卫的冲锋枪对着Peirce欠揍的后背打上一梭子。
然后他就成了冬兵的管理员。
(划掉)莫名其妙的圆了少时的梦。(划掉)
What the hell?
Rumlow崩溃的扯着自己的短发。
冬兵可不是那个安静的睡美人。他只会用金属臂捏爆胆敢靠近他的人的脑袋。
Rumlow只是去做个任务,不是进了毫无消息渠道可言的沙漠中心。
冬日战士接连把三个管理员的脑壳锤成碎末他可是知道的。
反正不知怎么的冬兵忽然就暴躁了起来,电击、镇定剂,统统治标不治本。
也许是春天到了吧,Rumlow冷漠的想。
可是上面明明已经要决定重新把冬兵冻起来了,却突然又让他去当那劳什子管理员。
要么是他平时得罪了什么人,要么是Peirce那老混蛋的主意,可能性五五开。
Rumlow终于走到了实验室门前,冬兵正安静的坐在靠里面的阴影里,灰蓝色的眼睛透过碎发闪着光,像从布偶熊眼睛上拆下来的玻璃珠子。
Rumlow顿了顿,走了进去。
Soldier。
Rumlow说。
冬兵慢慢转头,瞅了他一眼,然后就盯住不动了。
就在Rumlow被看得全身发毛,打算扭头就走的时候,冬兵又把头扭了回去。
……Soldier。
Rumlow硬着头皮又喊了一声,如果可以他不太想说洗脑词。
那玩意实在太长了,没准他还没念完,脑袋和肩膀就分家了。
结果冬兵头都没抬,站起来径直朝他走来,然后把手卡上他的脖子。
然后那只金属手虚虚挂在Rumlow动脉上不动了,冬兵慢慢低下头,两人再次额头对着额头鼻尖贴着鼻尖,Rumlow清晰的看见冬兵抽动的鼻翼。
这他妈是在闻味道?!
然后冬兵掀起眼皮斜睨了他一眼,Rumlow可以感觉到那长长的睫毛刷在自己右颧骨上,他静止着快变成一座雕塑了。
Rumlow听见自己的声音。
Bucky。
冬兵又眨了眨眼睛,然后在Rumlow几乎是期待的时候问。
Задачи(任务)?
操蛋的俄文。
Rumlow看着熊崽子迷茫的小眼神,忽然恶从胆边生,猛的踹向冬兵膝盖,然后撒腿就跑。
结果是被拎着领子绕着基地走了一圈,还比不停地问着:Куда ты(你要去哪)?
老子想去天堂。


后来冬兵渐渐就和特战队混熟了,没人会讨厌表情委屈巴巴,战斗力跨越世纪,热爱巧克力能量棒和草莓牛奶,关键是只粘着Rumlow的----九头蛇第一男模。
更何况有冬兵在,特战队的任务完成率永远是最高的,而死亡率永远是最低的。
冬兵也渐渐能分清队员,但他的注意力仍然还在Rumlow身上。
Rumlow通常对冬兵有三种叫法:Soldier,Winter,Bucky。
有白大褂和黑西装的时候,是叫Soldier;平时在小队里,是叫Winter;而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的场合,是叫Buky。
然后突然有一天,Rumlow当着所有人的面叫了冬兵Bucky。
冬兵正忙着用牙齿撕开能量棒的塑料包装袋,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
然后冬兵抬起头,冲Rumlow小幅度的咧了咧嘴。
一瞬间,
冰雪消融。
Rumlow在这光影里撇开眼睛,按下了引爆器。




--Bucky.

--Yeach.













越写越欢脱结果忍不住丢把刀
发糖发多了吞口玻璃渣冷静一下
顶锅盖跑

攻壳机动队看完了
久世真可爱
就是不喜欢大好人
可能我有病